当前位置: 首 页>>警钟长鸣>>正文
   

一本糊涂账,一份糊涂爱,带来一个家庭的悲剧

2016-06-19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每当夜幕降临,瞅一眼银川美丽的夜景,都会想起自己和爱人为事业和家庭付出的心血。是自己亲手毁掉了一切。如今不但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丧失了为党和人民工作的权利,还连累了亲人。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羞愧!”

这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经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一段发自内心的忏悔。2014年7月,高重瞳被开除党籍、行政开除。2014年12月10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高重瞳受贿134万余元,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刚走上领导岗位时,高重瞳还是一个自律意识很强的人。对一些开发商送来的现金、购物卡,她或直接拒绝,或上交单位,或当着开发商的面,以开发商的名义直接捐给学校、福利院。

从开始直接拒绝开发商的钱物,到偶尔收取小额现金都脸红心跳,发展到后来收取高额财物也能坦然面对。是什么,让高重瞳逐渐放松警惕,放弃做人为官的底线?

仕途顺利,骄横之气不断滋长;心态失衡,贪图享乐的欲望愈来愈烈

与高重瞳共过事的人,都这样评价她:高重瞳干练精明有能力,是个女强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高重瞳从浙江工业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被分配到银川市房管局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住房改革深入推进的关键时期,银川市经适房及城市建设任务异常繁重。作为当时宁夏为数不多的建筑行业毕业生,高重瞳大有用武之地。那几年,她从早到晚忙工作,甚至晚上还常常去工地现场查看。短短几年时间,一系列银川市的标志性工程建设竣工完成。过硬的专业素养,加上干练的工作风格,高重瞳的事业顺风顺水。2002年,高重瞳被提拔为银川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一年后升任局长,走上重要领导岗位。

强烈的事业心,争强好胜的个性,精明干练的工作作风,成就了高重瞳。但随着职务的升迁,高重瞳的骄横之气不断滋长,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有些飘飘然而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在工作中,她总以为只要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对发展有利就是对的,喜欢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强加于别人。生硬的工作方式方法,久而久之使高重瞳的性格和脾气变得更强硬而急躁。

看到当初并不起眼的开发商从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工程中大笔赚钱迅速致富后,高重瞳的心态开始失衡。“我觉得自己论能力论贡献都远超过他们,但生活却远不及人家。”心态的失衡导致价值观发生扭曲。对追求物质生活,她从不齿到视为正常,贪图享乐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从开发商手中拿点“好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等思想慢慢开始影响她的言行。

一本糊涂账:“为丈夫提供更多财富,以弥补对丈夫和家庭的亏欠

任银川市房管局局长期间,对于房管局负责的工程交给谁去开发,高重瞳有绝对的决定权。当时还是银川市房管局下属单位负责人,现已是宁夏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的王某深知这一点。2003年,王某通过高重瞳打招呼,获得了某工程项目。此后,王某“知恩图报”,为高重瞳送上了面值1万元的新华百货会员卡。在高重瞳的持续关照下,王某顺利承揽工程,又先后为高重瞳送上几万元的钻石项链、男士高级手表等。

一次次“孝敬”,王某渐渐成为高重瞳心中“值得信赖的人”。只要是王某看重的工程,高重瞳总会尽心尽力成全他。2007年3月,高重瞳调任大武口区任区长半年后的一天,王某又专程赶到高重瞳办公室,以感谢高重瞳在其承揽银川市某经适房小区建设工程中的帮助为由,送给她1张存有10万人民币的银行储蓄卡,并希望高重瞳今后能继续支持其公司发展。从2004年至2006年,王某先后4次找各种机会,送给高重瞳人民币18.4万元,美元2000元。

在收下王某存有10万元的银行卡后,高重瞳的内心曾惴惴不安,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丈夫林某。这时,如果最亲近的人能站出来坚决反对,今天的高重瞳可能就会面临不同的结局。可惜,林某不仅没有反对,反而鼓动高重瞳分3次将钱全部取出,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

慢慢地,高重瞳收受礼金、钱物的胆量越来越大,面对开发商送来的高额财物也越来越心安理得。

高重瞳与丈夫是大学同学。因为爱情,丈夫放弃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追随高重瞳来到宁夏。论才智论能力,高重瞳认为丈夫都比自己强。但也许是时运不济,丈夫的事业远不如自己顺利。随着高重瞳事业的不断上升,特别是到大武口工作以后,对家庭的照料越来越少,女儿的学习成绩不尽人意。对丈夫、对家庭的负疚感成为高重瞳的心病。

如何缓和家庭日益尖锐的矛盾,夜深人静时,高重瞳反复思考。考虑的结果是:待到自己位更高、权更重时,丈夫自然会更尊重她。短时间内,只能为丈夫“提供”更多财富,以弥补对丈夫和家庭的亏欠。而丈夫林某也认为,自己跟着妻子来到宁夏,牺牲太多,从高重瞳身上得一点经济补偿也理所应当。慢慢地,夫妻俩在利用高重瞳手中权力帮朋友、为自己捞好处上达成了共识和默契,高重瞳成为了丈夫眼中“最识时务”的明白人。

一份糊涂爱:丈夫的“铁哥们”,妻子犯罪的“导火索”

丈夫为人“热情、仗义”,只要“朋友”有求,就会尽力帮忙。而丈夫时常念叨要帮忙的“铁哥们”,是两个建筑行业的私企老板。

2005年下半年,银川某置业集团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席某听说银川市房管局有块土地正在寻求合作开发,就让高重瞳的丈夫帮忙促成合作开发事宜。随后,在高重瞳的安排下,席某的公司与银川市房管局顺利签订了开发合同。后来,为将按规定一次性应付清的2000多万元土地转让费变更为分期付清,席某再次找到高重瞳的丈夫请求帮忙,同样得到了高重瞳的关照。项目开工后,席某为表示感谢,从公司拿了20万元现金到高重瞳家。当时在家的林某并未收下,而是说以后有事再说。

2009年夏天,高重瞳看上一辆福特福克斯牌轿车,林某便通知席某来给“参谋参谋”。“参谋”完后,席某结了十几万元的车款,并以高重瞳丈夫的名义办理了手续。这辆车一直由高重瞳使用,直到案发。2013年夏天,林某又打电话约席某来到刚购买的新房里,说是让“参谋”一下怎么装修。席某心知肚明,带着高重瞳丈夫来到自己公司的家装集成展示馆挑选。随后,席某为高重瞳的新家安装了成本为10万余元的两套衣柜和一套橱柜。

江苏某建设集团银川分公司项目经理袁某,是高重瞳丈夫的另一个“铁哥们”。高重瞳任房管局局长期间,袁某也在高重瞳丈夫的撮合下,多次承揽到银川市房管局的工程建设项目。2009年高重瞳想买车时,其丈夫以缺10万元买车款为由,让袁某想想办法。袁某得信后,便拿了10万元送到高重瞳家中,丈夫林某只是客气了一下,就收下了这笔钱。2012年,林某又多次向袁某提出想换房子,待看中兴庆区北部某楼盘后,林某故伎重演,对袁某透露说,买房子还差40万元。袁某心领神会,没过几天,便将40万元送到高重瞳丈夫手上。

对这一笔笔巨款的来历,高重瞳心知肚明。但出于补偿家庭的考虑,她选择了回避和默许。而正是丈夫的这两个“铁哥们”,成了高重瞳走上犯罪道路的“导火索”。

接受组织审查期间,高重瞳曾说,2012年家里购置新房时,丈夫前后拿出160万元现金支付房款。她心知肚明,靠两个人的积蓄,一下子拿出一百多万来买房,是不可能的事。她不敢追问现金来源,因为“想起来就很可怕”。

案例剖析

高重瞳担任领导职务之初,也曾严于律己、克己奉公。但随着一次又一次成功,赞美声、掌声越来越多,高重瞳逐渐有了“拿一点、吃一点,没什么大不了的”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想法,“从开始偶尔收取小额现金都脸红心跳,到后来收取高额财物而坦然面对”。可见,糖衣炮弹对领导干部的侵蚀是循序渐进的。俗话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党员领导干部管不住自己的“第一次”,思想防线迟早会坍塌。

在得知丈夫与两名房地产公司老板袁某、席某交好时,高重瞳采取的态度是不闻不问。丈夫三番五次请求她给袁某、席某办事,她都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二人谋取私利。在丈夫告诉她二人送来大额现金表示感谢时,高重瞳只是轻描淡写地答应一声,便理所应当地花着他人的钱,享受着他人提供的物质。高高在上的高重瞳觉得,只要钱不是她自己亲自收的,就不会有事。

因觉自己亏欠丈夫太多,便任由他伸手拿别人的钱、尽情地享受生活。高重瞳糊涂地以为,这就是对丈夫和家庭的弥补。这种扭曲的思想、侥幸的心理将高重瞳与其丈夫一步步带入深渊。慢慢地,夫妻二人在权钱交易中更加肆无忌惮,将手中的权力和职务便利作为满足私欲的工具,大肆捞财,接受巨额贿赂。

夫妻,本应成为事业上、生活中相助相携的伴侣,然而高重瞳和丈夫却没有把事业的发展、家庭的和谐以及手中的公权界限划分清、打理明。将感情与原则混淆在一起——多为丈夫和家庭提供些物质帮助,高重瞳错误地以为,这是缓和家庭关系的一个有效途径。一本糊涂账,一份糊涂爱,换来的是一个家庭的悲剧。(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邢婷婷 整理)

上一条:"百名红通人员"唐东玫归案 下一条:伸手“套取”农民“救命钱” 村支委被查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