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警钟长鸣>>正文
   

"股神"仓惶八年落天网——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云景证券营业部原管理员崔家智忏悔录

2016-09-01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崔家智,男,1972年出生,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云景证券营业部原管理员,涉嫌利用职务之便,骗取客户巨额委托资金,2007年9月潜逃柬埔寨。2007年10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崔家智立案侦查。2015年5月13日,潜逃回境内藏匿的崔家智被抓获归案。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受过良好的教育,小时候我也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1991年以优秀成绩考上了天津财经学院,就读于学院最好专业之一的商业经济系。在那个年代能考上大学的并不多,当时我无疑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1993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国银行工作,在中国银行国际信托咨询公司担任交易员;1997年至2007年,在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担任交易员,期间还担任了研发部经理。在同事中,我的业务能力是最好的,提拔也是最快的。记得我刚去公司不久,业绩就名列前茅,这让我有了莫大的成就感,同时我因为业绩突出深受领导器重。也许正是这种少年得志,让年少轻狂的我在快速成长中逐渐迷失了自我,失去了方向。我变得越来越自大,慢慢地就连我自己都认为自己是最强的,这就为我以后犯下罪行种下了祸根。后来我从客户那拿来钱,并许给他们高额的利息,然后就用客户的钱来炒股。我认为以我的能力一定能够在支付客户利息的同时让自己获得高额收益,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双赢的行为。但是还是那句话,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在股市里不断亏损,这种情况让一贯自大的我头脑开始混乱,甚至陷入疯狂。我开始以营业部的名义不断地向客户拆入更多的资金,希望能够藉此翻本,但亏损越来越大。另外,在这期间我个人对生活消费的思想变化,也是导致我最终造成无法挽回后果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之前取得的成功,我认为经手管理的钱就是我的钱,可以随意支配,就开始用手中的经营客户的钱进行高消费,最终用在这些消费的费用达到数十万元。随着资金缺口越来越大,一开始还能拆东墙补西墙,但最后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没有了理智和勇气、失去了担当的我决定一走了之。

2007年9月30日,我瞒着所有人,离开了病重的父亲和年老体弱的母亲,离开了我深爱着的家人,登上了前往柬埔寨的飞机,开始了逃亡之路。我当时天真的认为跑出国境就可以逍遥法外,可以免受牢狱之灾,我可以努力工作,或许哪天走运了,我可以衣锦还乡补上我亏空的钱财,又或许等过阵子风声不紧了,我可以悄悄回国,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人在做,天在看,潜逃国外的后果只能是让我接受正义的惩罚。

到了柬埔寨的第一年,语言不通且没有一技之长的我只能在一家中国人开的小餐馆打零工,一个月只能赚30美金,而每个月的房租就得30美金。我也不敢张扬,因为我是一个逃犯,租住在当地最简陋的农房里,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走,等到了天黑才敢回来。哪也不敢去,只能蜷缩在闷热潮湿的房间里。在这一年里,我早已记不得有多少个夜晚都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

后来,我和一个台湾人合作,租了一个店面经营餐食,他做卤味、烤鸭,我做馒头、包子,每天能够有20到30美金的收入,我觉得离光明正大回家的日子不远了。但是好景不长,那个台湾人迷上了赌博,不仅偷光了店里的钱,还把我们租用的店面给抵押了出去。至此,我几乎身无分文,连交房租都困难,但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是一个外逃的罪犯。我更加恨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走这一步,为什么走上了畏罪潜逃的路,我到这时候才真正发现这是一条不归路。

2014年,我实在不能忍受离乡背井而又心惊胆战的生活了,也更加忍受不了对家人日益加深的思念,决定孤注一掷回家,心想如果被抓也不失为一种解脱。于是我偷偷潜回国内。我甚至天真地希望我的罪行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不再被追究了。但我回到天津的时候才发觉,命运对我的惩罚或许刚刚开始。我离开的时候,父亲罹患肺癌已经病重,在我走后不久就去世了。那时我远在柬埔寨,不能也不敢回来送父亲一程。母亲从来不愿和我多说什么。面对父亲的遗像,我不知道在父亲走的那一刻,床边没有我这个不孝的儿子,他该是多么的遗憾,又该多么的牵挂着我;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潜逃,能不能挽留住父亲一段日子;我更不知道如果以后在天堂里与父亲相遇,他会不会认我这个儿子。另外,回来以后我才得知,我的岳母因为经受不住我欠下巨额债务、抛弃妻儿只身潜逃的事实,加重了抑郁症。她原来是总医院的中医科大夫,医者仁心,一辈子治人无数,竟然在一天早上从她家的顶楼跳楼自杀了。我的岳母一直比较看重我,听说当岳母被家人发现的时候,口袋里揣满了小纸条,上面都是盼着我回来,惦念我在国外生活的内容。这两件事让我真的懊恼不已,悔不该当初,感觉自己生不如死。

我也对不起我的孩子,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我离开的时候儿子才刚刚一岁,这么多年过去了,孩子的妈妈独自把孩子拉扯大,我不知道孩子本应该最美好的童年没有父亲的陪伴是怎样度过的。在学校被老师、同学问到你爸爸在哪里的时候,他又是怎样回答的。每每想到这件事,我心里就会有无穷的愧疚感。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母亲,母亲盼我回来盼了8年。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她还有120斤重,但是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只有90斤了,近年来身体也每况愈下。妻子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是她这么多年和孩子一起生活没有再嫁,这么多年的委屈和痛苦都是她自己忍受的,我无颜面对这两位在我生命中最伟大也最对不起的女人。她们嘴上埋怨我的不负责任,但却给了我无限的包容,让我重回家庭,我有时真希望她们狠狠地打我一顿,让我的良心得以安宁。

造成这一切家破人亡局面的人是谁?就是我自己。我的自私与贪婪不仅给社会和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我的家人带来无法挽回的伤害,自己也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我深刻地认识到,当触犯国法的时候就应当及时收手,主动承认错误,敢于承担责任,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有句话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身处铁窗之中的我对这句话真的是深有体会。

潜逃的这些年,是我一辈子无法忘记的经历。那几年的艰难困苦、这辈子的悲惨遭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当时没有走,现在说不定已经刑满释放了,已经和家人团圆了。而如今,我不知道母亲的病情会不会再有反复,我不知道前妻还会不会等我出狱,我不知道接下来儿子可不可以茁壮成长。

如今锒铛入狱,除了悔恨还是悔恨,少一个人犯罪就多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本来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结果适得其反,给他们带来莫大的伤害。我愧对家人的照顾与关爱,愧对单位的信任与重用,愧对国家与社会的培养与教育。到案后,我对自己的罪行有了更深刻的认知。我将在服刑期间好好改造,积极表现,争取早日出狱,尽量弥补我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也希望我的教训给世人以警示,不要步我的后尘。潜逃国外,在想象中是逍遥法外,现实情况却是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只有早日伏法认罪,才能早日为社会所包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上一条:“坐地生财”换来“作茧自缚”——湖南省常宁市培元街道办事处两江社区党支部原书记李泽华等人违纪问题剖析 下一条:被一连串“微信红包”砸开底线

关闭